<p id="npz5e"><strong id="npz5e"></strong></p>

      <tr id="npz5e"><label id="npz5e"></label></tr>

        <td id="npz5e"></td>
        <track id="npz5e"></track>

          優質供水

          誠信服務

          確保遼陽,供水安全

          湖湘潮 百年頌|湖南勞工會成立:工人階級在苦難中覺醒

          瀏覽次數: 發布時間:2021/4/9 13:28:41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新湖南
          2021-02-18

          作為湖南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勞工團體,湖南勞工會積極熱情地領導湖南工人開展多種形式的斗爭,給籠罩在黑暗中的工人群眾帶來了希望。它的誕生,標志著湖南的工人階級終于在苦難中覺醒。

          “前有一寬廣空坪,兩側砌有圍欄,中有戲臺一座,習稱教育會坪……”在長沙開福區巡道街,一塊鐫刻著“教育會坪故址”的石碑,訴說著一百年的滄桑巨變。

          1920年11月21日,8000多人曾齊集于此,共同慶祝湖南勞工會誕生。

          《湖南勞工會的宣言》,原件存于湖南省博物館

          要了解湖南勞工會,得從中國最早犧牲的工人運動領袖黃愛、龐人銓說起。

          黃愛是常德人,龐人銓是湘潭人,兩人均生于1897年,一同就讀于湖南甲種工業學校。1917年畢業后,主修機械科的黃愛進了湖南電燈公司,主修染織科的龐人銓進了湘潭織布廠,開啟了“打工人”生活。

          “黃龐精神不死”紀念章,右為黃愛,左為龐人銓,原件存于長沙市博物館

          1919年2月,志在工業救國的黃愛考入天津直隸專門工業學校深造,五四運動爆發后,加入了反帝愛國斗爭的洪流。這年底,龐人銓在“驅張運動”期間參加了湘軍,卻因對軍閥統治的黑暗感到憤慨,最終選擇退伍回家。

          五四時期,各種新思潮紛紛傳入中國。特別是俄國十月革命勝利后,掀起社會主義和工人運動的巨大浪潮,“勞工神圣”的口號出現在報刊和進步知識分子的演講中,勞工問題成為當時熱心社會改革者特別關注的事情。

          1920年9月,回到長沙的黃愛與龐人銓等決心組織湖南勞工會,發動工人為爭取自己的權利和自由而斗爭。1920年11月21日,湖南勞工會宣告成立,黃愛任教育部主任,龐人銓任出版部主任。

          位于長沙市開福區巡道街的教育會坪舊址。1920年11月21日,湖南勞工會曾在此舉行成立大會。記者童迪 攝

          勞工會最初宗旨為“改造物質的生活,增強勞工的智識”,不作政治斗爭,單搞經濟運動。在毛澤東、何叔衡等積極支持和指導幫助下,1921年下半年,黃愛、龐人銓等逐步擺脫了無政府主義的影響,接受了馬克思主義,傾向中國共產黨,加入了社會主義青年團。

          1921年11月21日,毛澤東與黃、龐二人商議勞工會改組事宜。勞工會由原來的各工團的合議制,改變為書記制,將過去的8個部集中為書記、教育、組織3個部。黃、龐二人接受了毛澤東提出的“小組織,大聯合”的主張,按照產業或行業聯合的原則,改組了勞工會的基層組織,先后成立了土木、機械、印刷等10多個工會。勞工會從此進入新的發展階段。

          湖南勞工會創辦了《勞工周刊》,開辦了工人夜校、女子職業學校等,以促進勞工們階級斗爭的覺悟;實行勞動組合,團結起來爭取工人的幸福。勞工會發展基層工會20個,會員達7000余人,成為當時人數最多、影響最大的工人組織。

          黃愛、龐人銓帶領湖南勞工會組織工人開展了3次較大規模的斗爭,在省內外產生了很大的影響,但也遭到了反動軍閥和資本家的仇視。1922年1月16日深夜,黃愛、龐人銓與華實公司代表協商調停罷工問題時,被趙恒惕派軍隊逮捕。次日清晨,兩人就義于瀏陽門外。湖南勞工會被武力解散,《勞工周刊》也被查封。

          坐落在岳麓山的黃愛、龐人銓墓。記者童迪 攝

          湖南勞工會雖然解散了,但湖南的工人階級已經覺醒。很快,三湘大地迎來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湖南工人運動第一次高潮。

          面對強權和壓榨,是逆來順受,還是奮起反抗?一百年前的“95后”青年工人黃愛、龐人銓給出了答案,率先掀起工人運動的怒潮。在黃愛、龐人銓身上,我們看到了工人階級的力量。這種力量,激勵著今天的我們,用自己的雙手,為創造幸福生活而不懈奮斗。

          一百余年前,在北洋軍閥殘酷統治下,中國產業工人忍受著資本家和工頭的雙重壓迫,生活痛苦不堪:礦工每日工資只有銅元27枚,紗廠工人最低工資只有20枚,每天勞動12小時,有的竟長達16小時。

          湖南勞工會成立后,發布《湖南勞工會的宣言》,工人階級發出了自己的吶喊:“醉死沉沉的勞工!一場噩夢,也應該要驚破了?!?

          在宣言中,湖南工人階級大聲控訴:“發達社會的產業,供給社會的需要,都是我們的血汗換來的;所以我們不僅是組織人類的一份子,并且是人類文明進化的先驅者。那么,社會上起碼的相當報酬,也應該要使我們過‘人的生活’才是!為什么還是緊緊的束縛,層層的壓迫;簡直使我們的物質生活,不能夠維持肉體上適應的需要;精神生活,等于零了呢?”

          宣言同時發出了來自工人階級的覺醒之聲:“社會上農有農會,商有商會,學生有校友會……獨有我們在工廠里面做工的工人‘付了闕如’!因此,我們的經濟和教育兩方面,發生了絕大的恐慌,我們的工作也減少進步了,生趣也就沒有了。反過來說,如果我們想要經濟和教育兩方面,漸漸兒有點起色,只須我們能夠結合強有力的團體——自覺自決——朝著光明的路上走去?!?

          更可貴的是,宣言明確指出:“我們相信人是平等的?!辈⒚鞔_了勞工會的宗旨就是:“改造物質的生活,增進勞工的智識?!?

          這些文字,是當年湖南工人階級“站起來”發出的第一聲吶喊,是苦難工人覺醒的見證。

          湖南省博物館至今保存著一份《湖南勞工會的宣言》,被鑒定為國家一級文物。


          湖南日報·新湖南客戶端記者黃晗 蘇莉 視覺陳青青

          湖南日報社、湖南省委黨史研究院聯合出品

          來源:湖南日報·新湖南客戶端
          責任編輯:胡偉屹

          微信二維碼
          学生在教室里强奷美女班主任
          <p id="npz5e"><strong id="npz5e"></strong></p>

              <tr id="npz5e"><label id="npz5e"></label></tr>

                <td id="npz5e"></td>
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npz5e"></track>